栏目导航
最近推荐
热点信息
您的位置: 主页 > 星声星语 >

行者孙冕 快乐无疆(组图)


发布日期:2021-11-13 14:04   来源:未知   阅读:

  “没想到十几公里的山路,我居然把靴底走穿了!哈哈”电话的那头,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千里之外,这位接受记者“空中访谈”的男士,是正在西藏参加“行走的力量”大型公益活动的孙冕。“行者孙冕”是他微博上的自我称呼,身份认证为《新周刊》创办人,粉丝数量超过14万。他同名博客的访问量,更是高达150万之众。

  58年前,孙冕出生在广东汕头。从20来岁时离开家乡来广州开始投身传媒业,直至50岁时第一次登上雪山,孙冕总是在人生路上不断勇攀高峰。

  孙冕和深圳有缘,《新周刊》的主办方之一是三九企业集团,他见证了它的发展壮大,“就是一个不断进取,勇攀高峰的过程。”深圳办大运会,他欣喜这座城市发生的新变化,“这也是一次登顶。”

  孙冕,大家称他老爷子,是敬重。1987年,他参与创办可能是“中国第一份彩印娱乐报纸”的《百花园》,出任副主编兼发行广告经理;1992年,创办三九广告传播公司并成功策划制作了中国第一个名人广告《三九胃泰·李默然篇》。执掌国内影响力大、受众面广的重量级杂志《新周刊》,尤其让人们见识了这位优秀企业领导人穿行于新锐与传统之间的游刃有余。

  孙冕年轻时想都没想过,步入中年后居然迷上了户外运动。也许,他的血液中天生就流淌着喜欢挑战的基因。2010年5月17日零点10分,他从珠峰8300营地出发,9时57分登顶,创造了两个世界唯一:全球杂志创始人中唯一把自己杂志旗帜举上峰顶的;全球从北侧登顶的年龄最大的华人。

  在朋友们眼中,孙冕丝豪没有成功企业家的架子,而是个至情至性的“老顽童”。喝醉了玩倒立,动情时会嚎啕大哭,疯起来还敢在冰天雪地里裸泳。

  对人生嬉笑怒骂皆成文章的背后,是孙冕对事业的痴情与执着。他可以说是广东最早的杂志个体户。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新舞台》,到后来的《七天华讯》,再后来的《新周刊》,孙冕对杂志的热情和着迷,一根筋,给不少行内人留下“这人疯掉了”的印象。

  改革开放30年,孙冕从事媒体工作也历30年。前半段经历过大小五六份报刊的生与死,后半段却成就了一纸《新周刊》,可算是媒体变革的见证者和经历者。“1978年我毕业分配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广东戏剧家协会办的《南国戏剧》杂志打杂,就这么从校对、跑印刷厂、卖报、卖广告、写稿、画版样、编稿……一路走过来。”

  在出版领域摸爬滚打,有喜有悲有苦有乐,遇到过多少沟沟坎坎数也数不清。孙冕对记者说,他喜欢登山,那种不断攀登才能到达顶峰的百折不挠,是一个企业必须具备的精神。

  热爱户外运动,让孙冕有了新的人生感悟。“在和自然的接触中,就像在工作中一样,肯定会遇到数不清的困难,但是既然已经决定了要做,那么这些困难肯定是要面对的。保持积极旺盛的态度,困难也会变得很有意义,哪怕摔倒了又算得了什么。”

  行者孙冕,永远是T恤背囊。他说,我爱上登山,王石是我的引路人,王勇峰是我的师傅。

  “在我心目中,王石是英雄,他登珠峰的成功,带动业余登山运动的潮流,更以自己的登山行为揭示成功人士不仅仅要追求事业成功,追求生命的意义才是最高的境界。另一位英雄就是王勇峰,作为国家登山队队长,他的贡献远超奥运冠军,能把五星红旗插上世界七大洲最高峰的中国人只有那么几个,而他就是带头人。”

  孙冕虽不是职业登山家,却也有不少直叫常人羡慕的记录:2003年10月3日,云南迪庆州哈巴雪山,5396米,登顶;2004年5月2日,四川四姑娘山,5454米,登顶;2004年7月7日,俄罗斯厄尔布鲁士山,5633米,登顶;2004年8月7日,新疆慕士塔格峰,7546米,登顶;2004年10月3日,青海玉珠峰,6178米,登至5600营地,遇暴风雪登顶未遂;2005年7月24日,西藏启孜峰,6206米,登顶……

  在孙冕的脸上,有高加索阳光留下的“吻痕”,那是他攀登欧洲最高峰俄罗斯厄尔布鲁士山时被暴晒的印记。这样的“纪念”在他的登山经历中只是小菜一碟。有一次为了方便,孙冕脱了手套不到一分钟,十指马上冻得乌青,反复搓了十分钟仍不见起色,后来足足有一个多月没有触感。每一次攀登雪山,都是在用生命去亲近她。

  “记得登珠峰,不知走了多少时辰,豁然看到顶峰,居然还有经幡在风中招手。巨大的斜坡一直伸延过去,另一侧是万仞悬崖。我扑在雪山的怀里,亲吻她,又唤了声妈妈,我来了!这是孙冕登顶后记录下的心迹。

  深圳企业家中不乏孙冕志同道合的好友。“没有开拓进取、勇攀高峰的精神,就没有深圳企业的今天。”“在上世纪80年代末,我为南方制药厂做最早期的品牌推广、营销策划,目睹它从铁皮厂房起家,慢慢发展为全国著名的药业巨无霸。”

  孙冕说,深圳给创业提供了土壤和机会,但能否真正成长得起来,归根到底要靠企业自己。“这个过程中大浪淘沙,有企业消亡,有企业崛起,肯定要经过很多难以想象的磨难,能够挺下来的就有希望成就辉煌。这跟登山是一样的,你一步一步往前走,遇到雪崩、冰裂等难以跨越的险阻,你要有判断,要有勇气,该不该走,如果不敢走退回去,那就无法到达顶峰。很多时候是靠一种意志支撑到最后,我觉得这与很多深圳企业家成功创业的过程是相符合的。”

  孙冕还记得,在“鱼骨天线”的年代,香港电视打开了一扇看到外面世界的窗口。“那个时候,大家都在模仿香港。我早期做广告的时候,在香港的妹妹,不断录香港一些精彩的广告给我看,这对我起到很大的借鉴作用。”毗邻香港,让深圳有了与国内其他地方所不具备的优势,加上深圳人勇于拚搏、不断攀登的精神,深圳一直走在全国前列。

  孙冕很关注深圳文化发展,认为深圳还应以勇于攀登的精神来建设文化事业。“如果将来人们来深圳不是冲着经济发达来消费物质,而是被它的文化吸引过来,那么深圳就成为一座更加了不起的城市。”

  年过半百的孙冕说自己“心态28、激情18”。在他的带领下,一群有着奇思妙想的媒体人左冲右突,硬是在竞争激烈的传媒市场一路坚持了十多年。孙冕的活力和敏锐,并没有随着时间流逝而消蚀。

  舞文弄墨的孙冕并非科班出身,用他自己的话说,唯一完整的学历是小学。但这并不妨碍他写得一手好文章,“很多知识是自己阅读来的,还有生活的经历。”长期职业生涯中,他变换过不同的角色,但始终没离开过媒体这个圈子。他认为,做事业能不能成功,靠的不是高学历,而是你究竟热不热爱这个事业,干事业需要的是崇高理想,以及坚韧的毅力。

  登珠峰,这对常人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老爷子也做到了,“行者孙翻江倒海,侠客冕快意人生”。

  每一次登顶都是一次冒险,孙冕说,以前也不理解为什么有的人这么爱登山,但自从亲身尝试过一次以后,就发现这个对体验人生非常有帮助。

  曾有人问过孙冕:“你觉得最满意的一次梦想实践是什么?”他回答:“把《新周刊》生下来,并把它养大成人”

  深圳、大运会,都与年轻有关。孙冕说,他现在也正“混”在年轻人当中不亦乐乎。他目前在西藏参与的公益项目“行走的力量”,主要是些大学生志愿者加入的活动,意图让人们通过“行走”这样一种方式,获得心灵的力量,既拯救心灵,又获得生活的勇气。更重要的是,明白一个道理,一定要去做,“不做,什么都得不到”。

  孙冕说,行者是一种状态,生命在于运动,在行走的过程中,感悟人生,收益良多。这是一个自我修练的过程,达到荣辱不惊的境界,无论在事业上生活上遇到极大的危机都可以迈过去。应该欢欣鼓舞的时候,也以平常心待之,人就变得越来越淡定。“在行走中,把心里污浊的东西清理掉,这个时候再看世界,你就能分清好坏,不随波逐流,有自己的人生态度。这是我在行走过程中屡屡得到的感悟。”

财经资讯  |   星声星语  |   历史咨询  |   体育新闻  |   娱乐新闻  |   时尚新闻  |   女性生活  |   法律在线  |   社会新闻  |   科技前沿  |  


Power by DedeCms